学校为什么不可以提供更长时间的照看服务呢,

  前不久,上海全面恢复公办小学的“晚托”服务。但实施半个多月以来,有趣的现象发生了:在征询意见阶段,很多家长表示有接送困难,要上“晚托班”;但实际开班之后,人数却并没有那么多。原因在于,家长是寄希望于通过由学校主课老师负责“晚托班”,并给孩子们辅导功课,而实际上,在这轮“晚托班”全面恢复的过程中,不补课、不让主课老师参与成为学校的共识。很多学校都是与社区、与少年宫合作,请志愿者加入,于是一些不满足于单纯看护孩子的家长又转向社会晚托机构。

晚托班曾在上海的小学普遍存在,但因出现一些问题,从2006年起学校层面的晚托班宣告暂停。日前,上海市教委宣布,2017年秋季学期,学校将为家庭确有接送困难的学生提供看护服务,这项服务将逐步覆盖到所有小学,时间为16时至17时。记者获悉,一些小学已开始为提供晚托班做准备。

图片 1

图片 2

双职工家庭期盼晚托班

既然15时30分提前放学,会把中小学生“让”给收费高昂、鱼龙混杂的教育培训机构,那么,学校为什么不可以提供更长时间的照看服务呢?毕竟,对于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来说,“管理”正规学校,总比“管理”五花八门的培训机构要高效得多。

对于这一现象,我校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桑标教授在接受上海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对孩子们来说,放学后早点回家更有利于身心健康,不要盲目地为孩子报补习班,更不要明明有条件接送却坚持上晚托班,“首选应该是当孩子放学后,让孩子接触除了学校环境之外的其他的社会环境”。

孩子一般15时30分放学,但我们夫妻俩下班要18时30分,根本赶不及接孩子。朱女士在五角场上班,家住宝山,自9月份开学以来,我没一天不是提心吊胆的。虽然儿子已经小学三年级了,学校也就在马路对面,但想到孩子要自己一个人过马路回家,我还是非常担心。

2月14日下午,上海市教委大大方方地向公众宣布,曾经为50后、60后家长分忧的晚托班项目要重启了,原因是“减负需要”。

上海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新闻透视] 日期:2014年3月1日

家住大华地区的陈先生夫妻俩每天下班回家已是19时。由于双方父母都不在上海,他们只能请小区里的邻居帮忙,把两个读三年级的孩子接回家,再一起吃个晚饭。即便如此,陈先生还是很苦恼:回到家,没人监督,两个孩子就是在玩,作业都没怎么做。

上海市教委宣布,2017年秋季学期,上海小学将全面开展每周一至周四放学后的“快乐30分”活动。这项活动的时间为15:30~16:00,活动内容为学生感兴趣的课程,这一课程不列入课程计划、不强制要求每个学生参加、不上新课或全班性补课。16:00~17:00,学校将为家庭确有接送困难的学生提供看护服务,这项服务将“逐步覆盖到所有小学”。

链接:

更多的双职工家长每月花费数千元把孩子托付给校外机构的晚托班。这些晚托班开在学校附近,一到放学,就有专门老师把他们接到机构做作业。这些机构往往称有专人监督孩子完成作业,有的还可以提供晚饭。但不少家长担心,这些课外机构所谓老师的资质怎么样,就怕会对孩子造成不利影响。

晚托班“复辟”,家长怎么看

为解决孩子放学后看护的问题,家里没有老人帮忙的家长们想出了各种办法:有的是拼家长,由一位家长统一把孩子接到课外补习班参加补习;还有的拼保姆,众筹请一个保姆负责接送孩子,或送孩子至补习班

上海市教委副主任贾炜把兴趣班和晚托班的全面铺开,看作是“发挥学校主渠道作用”。因为很明显,如果学校不能提供服务,总会有人提供服务,比如培训机构。

恢复晚托班的消息一出,赢得双职工家庭一片叫好声。朱女士说,和社会上的晚托机构相比,学校的晚托班最让人放心,至少孩子的安全不用担心了。不过家长们也坦言,希望晚托班不仅仅是托管班,可以让孩子们在晚托班里把作业做好,如果能有老师进行辅导和指点,那就更好了。

晚托班原本特指由小学开办的、为学生家长提供放学后孩子照看服务的班级。上世纪末,上海的小学生都有上晚托班的习惯,学生们可以在晚托班时间里,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一些尽责的老师还会指导跟不上的学生完成作业。但本世纪初开始,为学生“减负”的声音不断,2006年上海推行义务教育收费“一费制”后,“晚托班管理费”被取消,晚托班自此停办。

课后活动转型成晚托班

不过,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为了解决孩子放学后看护的问题,上海家长曾用了各种“奇招”。有的花费数千元委托教育培训机构“晚托班”代管孩子,有的采取“拼家长”的办法,由一名家长统一把孩子接到课外补习班参加补习,还有的“拼保姆”,一起花钱请一名保姆负责接送孩子并送至补习班。

放学后开设怎样的课程,才能吸引更多学生留下来?长宁区绿苑小学一份针对家长、教师和学生的问卷调查显示,有78.3%的家长赞同学校15时30分或14时30分后开设兴趣社团活动;有87.6%的学生表示愿意参加放学后学校开设的兴趣社团活动。

这种情况,就连上海市委书记韩正都感受到了。

事实上,沪上不少公办小学在过去几年间一直都设置类似晚托班的课后活动,这些课后活动可以扩容转型为晚托班。

今年的上海两会上,韩正在提到“教育培训机构”时曾说,“我平时跟家人交流,家里有读小学、读中学的孩子,有准备考试或者不准备考试的,大家都深深感到现在孩子们太苦了。孩子们现在是最辛苦的,比家长还辛苦,因为他们做功课和上课的时间远远多于他们家长上班的时间;家长也很辛苦,因为家长要陪他去补习,补习内容家长自己还要学会,学会以后再回到家里教孩子,这个情况要改变。”韩正当时在会上说,社会上的教育培训机构有合法合规的,也有很多误人子弟的,“这个市场如果政府不管,我们就对不起老百姓,对不起孩子,所以这个教育培训市场,必须要净化,必须要整顿。”

在杨浦小学,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可以让孩子们一直在学校待到17时才回家。在放学前的半小时,杨浦小学还特意安排了半小时到45分钟的体育锻炼时间。家长到校接孩子的时间从16时开始,再按照年级分时间段放学。学校还有近20个社团,既有击剑、篮球、足球等体育社团,也有民乐、机器人等社团。学校从校外特聘专业教练、教师来校上课,也从本校教师中发掘任课老师。

晚托班的重现,给了家长和孩子一个“不去补习班”的理由。孩子可以在教室里与同学、老师一起做作业,放学后看护的问题也迎刃而解。

本文由美高梅游戏网站登录发布于美高梅棋牌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学校为什么不可以提供更长时间的照看服务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